专长领域

联系我们

  • 姓名:张燕
  • 手机:13833177201
  • 邮箱:Zhang050610@163.com
  • 证号:11301200511854231
  • 律所: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 地址:石家庄市中山西路356号中电信息大厦12层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离婚赔偿> 【DOC】国家征地补偿标准研究工亡赔偿标准

【DOC】国家征地补偿标准研究工亡赔偿标准

来源:石家庄离婚律师   网址:http://www.lhlawsjz.com/   时间:2017-01-21 16:01:57

分享到:0

在离婚案件中,有怎样的离婚程序?离婚赔偿标准又是怎样的?法院判决离婚赔偿时需要坚持哪些原则?本文为您做了一一介绍:2010年03月01日  【DOC】国家征地补偿标准研究  (一) 城市化地区农民征地补偿标准  显然,农民在征地前后对商品的需求都属于正常商品,即其需求曲线为上述各图所示的情形。长期以来,中国农村和城镇的人均收入明显不同,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目前已经是农民的纯收入的3倍以上。在考察征地补偿标准的时候,为方便起见,我们假定农民的需求曲线如图6所示,在不考虑等价补偿的情况下,农民的补偿可以近似地采用图7阴影部分中的长方形部分来度量最低补偿标准。  在城市化地区,农民被征地之后,他们需要转变为城市人,因而会产生与城市人一样的商品需求。以上海市为例,据抽样调查,2006年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20668元;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9213元。全年城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4762元,其中服务性消费支出4841元;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8006元,其中服务性消费支出2652元。因此,假如上海地区某农民的土地被征收,以市场价格计算,2006年每年补偿给农民的货币费用应为全市城市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即14762元。征地后的农民应完全享有城市居民才拥有的种类社会保险。而补偿的年限可用该被征地农民年龄与上海市预期寿命之差来计算。假设该农民2006年时年龄为40岁,上海市同期人均期望寿命为80岁,即应补偿40年,总计应向该农民补偿590 480元人民币。  据城乡居民家庭抽样调查,广州市2006年城市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性支出15445元,其中,服务性消费支出5546元;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5629元。2005年广州居民平均期望寿命为77岁,一个40岁被征地农民一次性货币补偿应为571 465元人民币。被征地农民一次性货币补偿的最低标准简便计算公式为:  CV=(本市居民预期人均寿命-征地时农民年龄)  ×全市城市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金额  广州市征地补偿款以往是靠谈判协商决定。2007年9月,广州市举行了《广州市征地区片综合地价》(试行)听证会。该试行办法规定今后将按划定的不同片区给予统一的征地补偿费,同位置的土地,无论是用作房地产开发,还是用作公益用途,都会有一个统一的征地补偿标准。广州市十区两市范围内,初拟征地补偿最高25.90万每亩,最低3.75万每亩。而对照上述方法计算出的广州市靠近中心城区的农民被征地每亩补偿标准折算为38万元每亩,虽然依旧偏低,但已经接近农民的可接受范围。  以上述方法计算的被征地农民最低补偿标准是否为抑制投资从而在一定的程度上阻碍经济发展呢?回答是不会。上述方法计算的最低补偿标准折合为每平方米地价即使在上海地区也只有590元左右,广州地区也只有570元左右,相对于上海房地产2万元每平米均价和广州1.5万元每平米均价,征地补偿费用只占房地产开发商的单位售价的2.95%和3.8%,这还只是容积率为1:1的情形。  (二) 补偿标准的一般化情形  我们再考虑符合图6的补偿标准一般化情形。考虑柯布-道格拉斯效用函数,即 ,取 ,则希克斯需求函数为:  以2006年上海市为例,按40年补偿标准计算,则每位被征地农民的补偿金额为551 962元人民币,略小于前述590 480元人民币的补偿标准。  (三) 非城镇地区农民征地补偿标准  中国农村的一个基本事实是人均耕地约1000平方米,这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基础,也是本文分析非城镇地区农民征地补偿标准分析的出发点。对失地农民多样化补偿和安置不但加大管理成本,更重要的是将使得社会交易成本几何级上升使得整个社会成本上升。因此,非城镇征地对农民补偿的最低标准应为农民所在地人均消费支出乘以地区人均预期寿命与被征地时年龄的差额。以湖南农村为例,年人均消费支出为3600元,人均预期寿命72岁,一个40岁被征地农民最低货币补偿标准应为115 200元人民币。换算成以亩为单位的征地补偿为76 838元每亩,相当于广州城市征地补偿的5%。事实上,如果中国农村征地补偿完全货币安置方案中,人均补偿低于115200元,则农民遭受绝对损失。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三峡库区已经移民的140万农民,以2006年的价格计算,国家应给予补偿金额不应当少于1612.8亿元。中国广大中西部县、镇附近区域失地农民平均应当给予的补偿标准应不少于17.5万元。以目前中西部县、镇商品房计算,征地成本占到房价的8.75%,相对而言,上海、广州等沿海发达地区的的发展成本不到中西部平均成本的50%。有学者指出,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出路在于农村工业化和城镇化,这完全是错误的。中国农村的工业化和城镇化是有条件的,即中国东部沿海地带和原有大中型城市的区域才具备。而在中国中西部农村地区推行农村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直接结果就是资源的低效利用、环境破坏以及更多的失地农民流向东部沿海及其它大中城市。 [

电话联系

  • 13833177201